床頭書

糖还是刀,看心情。
所有ooc与bug归于我,勿上升真人。

赢了,大仇得报!
然后要开始还债了😂😂😂

占tag抱歉,【点梗换票】了解一下。

B萌请投真爱票给晴明,没有真爱票那普票也行。(投了普票就不能再投真爱,这两种只能二选一。)

一张真爱票点梗2k字,一张普票点梗1k字,写什么你定!

1张票换1k字,cp可以从下列tag中任选一个。投票截图发lof然后艾特我就行,或者发lof然后私聊我或者评论留言都行。
谢谢各位。

PS:
可以点胖球不可说cp。
网王除了忍足(侑)受向和迹部与其他角色cp,都可以点。
阴阳师不拆酒吞茨木,都可以点。
接受这几部作品的跨圈拉郎挑战。

占tag抱歉。
点梗换票,b萌请pick这4位。b站客户端投票流程如图所示,真爱票请留着过几天给晴明。
1张票换1k字,cp可以从下列tag中任选一个。投票截图发lof然后艾特我就行,或者发lof然后私聊我或者评论留言都行。
谢谢各位。

PS:
可以点胖球不可说cp。
网王除了忍足(侑)受向和迹部与其他角色cp,都可以点。
阴阳师不拆酒吞茨木,都可以点。
接受这几部作品的跨圈拉郎挑战。

【水粤】莫比乌斯环(一发完)

小破车一发完。用来买菊菊老师 @cheyenne  @EassAvoy (所以到底是哪个号……)的3K字。欠债太多慢慢还……



 ================================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合时宜。

王煜珩打开车门绕到后座,今晚第101次在心底叹息出声。

这个晚上发生的一切回想起来都太荒谬,并不符合他惯常的行事作风。若说是出于观察人类行为的乐趣使然,其实也毫无说服力可言。

他和潘玥明在共同上了一期综艺之后结识,由于各自工作都太忙的关系其实并未有再一次会面。能不生分都要感谢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的现代科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通过微信留言谈天,一来二往倒也聊得熟稔亲切。

所以自己到底是怎么把这难得的见面搞得一团糟的……

潘玥明的新戏前段时间杀青,下一阶段的工作尚未开始,正好有几天休假,就忙不迭地从山坳里窜回北京城打算玩耍放松几日。剧组工作忙,吃也没得吃,可把潘玥明憋坏了,甫一回来就开始街头巷尾找吃的去了。

作为长期以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网友”,王煜珩自然也成了小潘约饭的对象之一。

王煜珩也不知道,好好地吃着饭,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坚持提议一起喝一杯。

他的无奈指数在看到后座那个醉猫时直线上升。他几次试图把那个赖在后座睡得正香的人拽起来,奈何对方非但不配合,还挥了挥手像赶走什么似的,嘴里嘟囔着:“布丁,别闹……”,随后蜷得更紧了些。

……潘玥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布丁是什么意思。

夜深人静,王煜珩憋了许久的一口气终于叹出:“潘玥明,起来。”

 

王煜珩揉了揉额角,成功阻止今晚第103次想要叹气的同时,暗暗压下了由于被当成泰迪布丁,恨不得扑上去咬潘玥明几口泄愤的冲动。

不过这家伙看上去好像还挺可口的——打住!

    所以说,今天晚上实在是太不对劲了……王煜珩看着后座上睡眠正酣的人,感觉头疼无比。

今晚的荒唐从抽风的撸串开始。高盐、高油、高热量,伤肠胃又容易提升痛风的几率,怎么想都不够健康,自己居然去了……去了之后也跟着一起抽风的自己鬼使神差地提出大家一起喝一杯的建议,然后在看到已经喝了不少啤酒的潘玥明一脸为难神色时成功地用几句话堵回了他想要推辞的打算——真是让人毫无成就感的成功。

再之后的事情越发脱离轨道。潘玥明酒量并不好,多的这杯酒仿佛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杯下去就一头栽在桌子上醉成一滩软泥,酒瓶翻倒在身上了都毫无反应。半拖半抱好容易把人弄上车又发现还没来得及他住哪儿。潘玥明醉得不省人事,问是问不出来了。从他身上把手机摸出来,猜了几次密码都没对,而且他的手机居然没有设置指纹锁……王煜珩把IPhone X举到双眼紧闭的潘玥明面前来回晃了几遍,面部识别系统毫无反应……

打电话叫人来接是不可能的了,兴师动众辗转找到潘玥明经纪人的电话叫他来领人也不够现实。至于送人去某个酒店再开个房间这样的方案,想想第二天有可能出现的“震惊!潘玥明深夜与神秘男子一同进入酒店”,还是算了吧……

思来想去,只能暂时先把他带回自己家了。幸好这段时间雯雯都住在爷爷奶奶家,不然还得多费一番口舌解释。

    

    我今晚一定是在发疯,王煜珩盯着车里的潘玥明,回想了一下自己今天那些莫名其妙的行为,神色越发微妙。

    喝高了的醉猫实在太能睡,怎么折腾都不醒。王煜珩无奈,只得探进半身把潘玥明从车里一点点拖出再打横抱了起来。潘玥明个子不高,重量不小,车后座固然宽敞,塞进两个大男人做出这些个动作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挤挤挨挨,实在局促得很。好在王煜珩腰腹力量出色,总算是成功了。

     啧,一身的酒味儿。

 

    “我说,这酒味实在太重了,你不会就打算这样睡一晚吧?会感冒的。”

    没有反应。

    王煜珩看着潘玥明被酒水淋得湿透的衣服,忍住又一次想要扶额的冲动,决定做一回好人。

    “潘玥明儿,你可太有福气了。”

    王煜珩进浴室放好热水,末了还伸手试了试水温。我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在做梦,他无力地再一次给自己今夜不走寻常路的行为下了定义。

    床上的醉猫倒是一直很安静,直到王煜珩打算给他把衣服换掉为止。“都喝醉了还这么大力气……”王煜珩费力地摁住潘玥明胡乱挥舞的手脚,扒下他的衣服把人扛到浴室往浴缸里一扔,顺手再把已经在浴缸里吐起了泡泡的潘玥明往上提了提免得淹死。

潘玥明醉得厉害,迷糊抬头的时候碰开了花洒,迎头浇下的热水让他有了些微清醒,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眼神还有些涣散,柔软的发丝被水打湿紧贴在脸侧,本就纯良无辜的面容此刻更显出几分稚气迷惘。他转头看向王煜珩,目光艰难地聚焦,呢喃一句“王煜珩”,然后开心地抬起手臂搂住他的脖子,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来。

王煜珩不知怎的有些挪不开眼,良久,仿佛受到蛊惑一般俯身吻上他的唇。

    看吧,真是疯得厉害了,这可不像是王煜珩会做的事。

    不过很快他就没法分心再想这些。潘玥明的唇并不算柔软,与他曾经吻过的人都不一样。不算削薄的唇瓣吮起来仿佛一块融化在唇齿间的黄油起司,亲吻起来的感觉是无与伦比的美妙。潘玥明嘴里带着淡淡的酒香,更多的却是清甜馥郁的味道,亲吻太过急切,他有些喘不过气,鼻间偶尔发出的闷哼听上去异常性感。

    王煜珩几乎用尽了这辈子的理智才迫使自己从这个吻中挣脱出来,他的呼吸也有些紊乱,努力正视着潘玥明迷茫的双眼,刻意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落在对方微微张开喘气的唇上:“潘玥明,你知道我是谁么?”

    对方似乎不太适应这样近的距离,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好一会儿。

    一片静寂中王煜珩听到自己清晰的心跳声,这种就像等待死刑判决书一样的感觉可真是不好。他不自觉地屏住呼吸,清楚地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每一秒钟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十几个世纪那么久之后,潘玥明眨了眨眼睛凑近了他。在王煜珩反应过来之前,笑嘻嘻地一口啃上了他的下巴。醉鬼的眼神显然有点对焦不准,在他的下巴上一阵啃咬之后吮了一口,然后伸舌舔了舔。声音有点含混但难得的能逐字听清:“王煜珩……”

    剩下的音节消失在交接的唇舌间。

浴缸里的水因为第二个人的进入迫不及待地从边缘奔逃而出,浴室灯光透过氤氲的水汽照射过来显得格外暧昧。

“喜欢我吗?”

“唔嗯……喜欢……”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也美妙异常,虽然始终伴随着挥之不去的淡淡荒谬感。

 

 

    王煜珩在一片黑暗中醒来,挣扎了一会儿,伸手打开了床头灯。

    床的另一侧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见鬼的潘玥明。他揉着额角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亮屏幕之后上面清楚显示着“2018年6月20日,02:30”。还好还好,潘玥明的新戏尚未杀青,只是做梦而已。

    “荒谬可笑又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梦!”王煜珩艰难地扯着嘴角笑了笑。

    下一刻,勉强做出的笑容在意识到下身久违的冰冷黏腻感之时,僵在了唇角。

居然因为梦到和一个男人做爱而像一个青春期的小子一样地…………

王煜珩扶额,终于真真切切地叹息出声。

    

    他在纠结中度过了接下来的两天。

因为那个难以启齿的梦,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对潘玥明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思。为此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两天,把和潘玥明相识以来的历程全部回顾了一遍,顺便还看了早已耳熟能详的能找到的关于潘玥明的相关资讯。  

然后悲哀地发现自己似乎是栽在了那个人的手上。

说好的“不过你的剧我也没看过”呢……王煜珩看着自己先前就分门别类整理好的影视剧集陷入沉思。

 

两天后,来自潘玥明的邀请如约而至。

不过居然不是撸串,而是某家有名的私房菜馆。

看来是没有啤酒了。   

“果然只是单纯的做梦,并不是什么预兆。”王煜珩有些郁闷地想着。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失落。

 

结果他和潘玥明站在紧闭的餐厅大门前面面相觑。

潘玥明有点窘迫,不好意思地开口:“要不我们去撸串吧,夏天晚上还是撸串比较爽。”

    王煜珩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真疼。

    烧烤啤酒吃饱喝足,王煜珩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他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尽量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我说,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END

 

    

===========================


群宣:286849618,欢迎小可爱来玩。

进群可以围观各位有才的老师们以及我日常扔脑洞挖坑不填

【水粤】日常扔脑洞:画家水x龙套潘

不得志的画家水和龙套潘。
都年轻不得志,在北京租同一个地下室。
pls去剧组跑龙套等录用通知,呼机放在地下室的窗台上等着响起。水哥跑画廊卖画,在地下室里闷头画他年轻情人的肉体,有时画他的身体,有时在他的身体上作画。
地下室闷热逼仄,透不见光,画室里一盏昏黄的灯泡打在潘赤裸的身体上,把肌肤映成蜜色。
年轻人身体正在抽条,像春日里的青竹,修长,肌肉脂肪层都薄,带着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稚气。
画出来的大概是水哥最好最有表现力的作品,但从来不为世人所见。
日子艰难,每天都为下个月的租金和明天的饭钱发愁,数着钱过日子。但是生日的时候愿意为他买一朵玫瑰花,哪怕为此花掉几顿饭钱。
穷困但仍旧执拗地追寻梦想,你不问我为什么不放弃画画去找一份设计工作谋生,就像我不问你为什么不放弃演戏去找一个学校教书育人。

但是感觉脑补到后面会be(。
所以就这样吧,溜了溜了。

【水粤】20字微小说

用来买岑老师 @岑七回 皂片的,先只写一题( ͡° ͜ʖ ͡°)✧

Romance(浪漫)
明月清风。
“这是让不让拆了喝啊[微风]”
“明月清风长作伴,高山流水永相知。”

1个机智的TBC( ͡° ͜ʖ ͡°)✧

顺手安利水粤群,产粮接力发电取暖日常搞事了解一下:286849618

【水粤】安全距离(车注意)

一脚刹车,今天就是要去幼儿园。

【双关/年下】操(年下车注意)

是车,有Dirty Talk注意。
直接发出来估计要被吞,懒得弄外链了,试试图片。

【水粤】Night-前篇:雷雨夜(一发完)

水哥和小明同岁+高中同学设定。

关键词:Night.

======================================

 

潘玥明是被热醒的。

简单吃过晚饭之后他觉得困倦,就躺下睡了一会儿。醒转时未及深夜,天空却是泼墨一般的黑,闪电在乌云背后翻滚,偶尔透出几丝银光。

酝酿了一天的雷雨迟迟不落下,空气里都带着暴风雨来临前的潮湿温度。风早就停了,出租屋内闷热逼仄,饱含浓厚水汽的空气粘稠得简直要化为实质,捂得人喘不过气来。

出了满背的汗也干不了,衣物贴在身上只觉一身粘腻,惹得整个人都烦躁起来。他抓起水杯喝水,绝望地发现连杯子里的水都带着热度。一道热流从喉间一路杀到胃里,烫得他背上又涌出一层薄汗。

这样的时刻根本不适合怀念,他却不合时宜地想起王煜珩来。

说来也怪,他对这个人的回忆总是从味道开始的。

王煜珩喜欢和动植物打交道,身上从来都带着肥皂香和淡淡的青草味道,靠近他就仿佛走入了自然界的草木生发。

还有橙子的味道。

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王煜珩带他去家里玩。客厅茶几上摆着买来的新橙,王煜珩让他随便坐,自己去厨房拿刀剖橙子。潘玥明安静地坐下,悄悄地打量起周围的一切。

临窗那张桌子显然被王煜珩用作练字画画的去处,摆着笔墨纸砚和画笔。已经完成的作品大概是摆放不下,放在客厅茶几上等字迹晾干。是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字写得遒劲潇洒,带着几分大天才本人的狂放不羁:“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

潘玥明有些怔愣,王煜珩恰在此时端了切好的橙子过来。在香甜清香的水果味里,有些事情就这么被轻轻揭过。

他突然就很想给王煜珩打个电话,等站到桌旁,听筒握在手里,又忽然犹豫起来。

出租屋采光不好,通风也差,再怎么打扫也有种挥之不去的尘土味道。在这样的环境里,他却总是梦到北京六月的玉兰花开。

毕业季学校的花草开得正好,王煜珩拽着他跑前跑后,拍了非常多的照片,足足用掉好几盒胶卷。

广玉兰树下,王煜珩又恶趣味地揉他头发,揉成一团糟,再替他整理。动作却放得很轻,生怕扯疼他,像对待易碎的珍宝。潘玥明垂了眼,假装没有察觉对方落在他发间的轻吻。

那时他们就已经走上不同的路,他不敢回应。

前途未卜,落荒而逃。

 

电话终究还是被搁下。动作和神情都是沉重的,像是埋葬,又像是悼念。眉眼间光彩尽失,像一尊没有灵魂的石膏像。

这尊肃穆的石像在下一个瞬间被打破,显露出底下的罅隙。

电话铃声几乎在话筒放下的同一时间炸响,撕开了室内粘稠滞着的空气。潘玥明深呼吸一口气,拿起了听筒。

 

是高中时候的班长。热情,外向,永远活力满满。

女生爽朗的声音响起:“玥明,可算打通你的电话了,晚上打了好几次一直占线。”

“我的错我的错,早知道就早点接了。”

“唔……说正事,七月底同学聚会你来不来?”

“我可能没空……”

“来嘛来嘛。哎对了,可以带家属来。”

“家属?”

“嗯嗯。对了,连王大神都说会带女朋友来,我们都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降服这尊大佛了。”

潘玥明愣了一秒,后知后觉地感觉心口传来一丝钝痛。先前灌下的热水在胃里结成了冰,坠得肠胃生疼。

年少时候不知不觉埋下的种子,没有萌芽,也来不及生长,在被意识到存在之前一直静默地存在于某个角落。时隔多年,幼小的种子终于颤微微地冒出了细嫩的芽。如埋藏地下经年之久的古莲子,历经沧海桑田,外壳坚硬,内里的胚却仍旧保持着活性,在长久的睡眠之后终于渐渐苏醒。

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种子呢?

也许是花,也许是草,假以时日,或许可以长成参天大树也说不定。

但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自柔软心房上长出来的幼芽被生生折断,它表层之下最初的营养来源已经耗尽,新生幼细的根已经无力承担起再一次萌发的重任。

啧,有点疼啊。

对方之后还很是兴奋的说了些什么,已经没法在意了。

“总觉得好遗憾啊,都好几年没见了。什么时候也回来大家一起见见面也好嘛。”

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礼貌地表达了不能尽早回去的遗憾并表示下次再有同学聚会的话一定尽早赶到。

“啊我妈有事叫我,我先过去一趟,下次聊咯。”

“嗯,下次聊。”

“——马上来!”

一番基本只是倾听,并在适当时候做出回应的对话过后互相道别,他握住话筒等待对方先挂断电话。

听筒搁下的“咔哒”一声在耳边无限延长,恍惚间令人想起多年之前水果刀剖开新橙磕在桌面时候的轻微声响。那年夏日的香橙味道隔得久远,便由原本的香甜发酵成微微的酸涩。

他闭了闭眼,唇角上挑,勾勒出一个淡到看不见的笑:“祝你幸福,煜珩。”

天边一声闷雷响起,酝酿了一晚上的雨,终于落下。

 

 

 

END

还有后篇,不急(。

【水粤】化猫

记个猫化梗,一发脱离。

pls和水哥熟稔以后,经常去水哥家玩儿。某天去水哥家的路上,pls突然变成了一只猫。就很慌,然后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决定先去水哥家。刚变猫不会爬墙爬窗户,就躲在水哥家门口等出门的水哥回家。
水哥回家后虽然很奇怪怎么多了只猫,但是小猫很乖,特别乖巧地咪呜咪呜小声叫,水哥要进门就咬他裤脚,非要跟进去。
于是就养着了。猫粮不肯吃,要吃人吃的食物,偶尔喝点小羊奶。
人形的pls失踪了,满世界找,水哥也特别着急上火。

主要是想到发展到后来的一个小片段:
水哥家的豹猫特别喜欢人类形态的pls,经常窝他腿上求撸毛。午后水哥把猫形态的pls抱腿上顺毛撸,豹猫也凑过来要往pls腿上躺。但是猫形态的pls体型比豹猫小,pia唧一下就被压趴了,然后水哥特别无奈地从豹猫肚皮底下把pls救出来😂😂😂

爽完了,真正开写可能要到猴年马月(x)

猫形态的pls大概长图片上这样。眼神特别干净清澈,无辜又带点焉坏,非常pls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