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頭書

糖还是刀,看心情。
所有ooc与bug归于我,勿上升真人。

【水粤】日常扔脑洞:画家水x龙套潘

不得志的画家水和龙套潘。
都年轻不得志,在北京租同一个地下室。
pls去剧组跑龙套等录用通知,呼机放在地下室的窗台上等着响起。水哥跑画廊卖画,在地下室里闷头画他年轻情人的肉体,有时画他的身体,有时在他的身体上作画。
地下室闷热逼仄,透不见光,画室里一盏昏黄的灯泡打在潘赤裸的身体上,把肌肤映成蜜色。
年轻人身体正在抽条,像春日里的青竹,修长,肌肉脂肪层都薄,带着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稚气。
画出来的大概是水哥最好最有表现力的作品,但从来不为世人所见。
日子艰难,每天都为下个月的租金和明天的饭钱发愁,数着钱过日子。但是生日的时候愿意为他买一朵玫瑰花,哪怕为此花掉几顿饭钱。
穷困但仍旧执拗地追寻梦想,你不问我为什么不放弃画画去找一份设计工作谋生,就像我不问你为什么不放弃演戏去找一个学校教书育人。

但是感觉脑补到后面会be(。
所以就这样吧,溜了溜了。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