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頭書

糖还是刀,看心情。
所有ooc与bug归于我,勿上升真人。

【水粤】莫比乌斯环(一发完)

小破车一发完。用来买菊菊老师 @cheyenne  @EassAvoy (所以到底是哪个号……)的3K字。欠债太多慢慢还……



 ================================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不合时宜。

王煜珩打开车门绕到后座,今晚第101次在心底叹息出声。

这个晚上发生的一切回想起来都太荒谬,并不符合他惯常的行事作风。若说是出于观察人类行为的乐趣使然,其实也毫无说服力可言。

他和潘玥明在共同上了一期综艺之后结识,由于各自工作都太忙的关系其实并未有再一次会面。能不生分都要感谢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的现代科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通过微信留言谈天,一来二往倒也聊得熟稔亲切。

所以自己到底是怎么把这难得的见面搞得一团糟的……

潘玥明的新戏前段时间杀青,下一阶段的工作尚未开始,正好有几天休假,就忙不迭地从山坳里窜回北京城打算玩耍放松几日。剧组工作忙,吃也没得吃,可把潘玥明憋坏了,甫一回来就开始街头巷尾找吃的去了。

作为长期以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网友”,王煜珩自然也成了小潘约饭的对象之一。

王煜珩也不知道,好好地吃着饭,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坚持提议一起喝一杯。

他的无奈指数在看到后座那个醉猫时直线上升。他几次试图把那个赖在后座睡得正香的人拽起来,奈何对方非但不配合,还挥了挥手像赶走什么似的,嘴里嘟囔着:“布丁,别闹……”,随后蜷得更紧了些。

……潘玥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布丁是什么意思。

夜深人静,王煜珩憋了许久的一口气终于叹出:“潘玥明,起来。”

 

王煜珩揉了揉额角,成功阻止今晚第103次想要叹气的同时,暗暗压下了由于被当成泰迪布丁,恨不得扑上去咬潘玥明几口泄愤的冲动。

不过这家伙看上去好像还挺可口的——打住!

    所以说,今天晚上实在是太不对劲了……王煜珩看着后座上睡眠正酣的人,感觉头疼无比。

今晚的荒唐从抽风的撸串开始。高盐、高油、高热量,伤肠胃又容易提升痛风的几率,怎么想都不够健康,自己居然去了……去了之后也跟着一起抽风的自己鬼使神差地提出大家一起喝一杯的建议,然后在看到已经喝了不少啤酒的潘玥明一脸为难神色时成功地用几句话堵回了他想要推辞的打算——真是让人毫无成就感的成功。

再之后的事情越发脱离轨道。潘玥明酒量并不好,多的这杯酒仿佛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杯下去就一头栽在桌子上醉成一滩软泥,酒瓶翻倒在身上了都毫无反应。半拖半抱好容易把人弄上车又发现还没来得及他住哪儿。潘玥明醉得不省人事,问是问不出来了。从他身上把手机摸出来,猜了几次密码都没对,而且他的手机居然没有设置指纹锁……王煜珩把IPhone X举到双眼紧闭的潘玥明面前来回晃了几遍,面部识别系统毫无反应……

打电话叫人来接是不可能的了,兴师动众辗转找到潘玥明经纪人的电话叫他来领人也不够现实。至于送人去某个酒店再开个房间这样的方案,想想第二天有可能出现的“震惊!潘玥明深夜与神秘男子一同进入酒店”,还是算了吧……

思来想去,只能暂时先把他带回自己家了。幸好这段时间雯雯都住在爷爷奶奶家,不然还得多费一番口舌解释。

    

    我今晚一定是在发疯,王煜珩盯着车里的潘玥明,回想了一下自己今天那些莫名其妙的行为,神色越发微妙。

    喝高了的醉猫实在太能睡,怎么折腾都不醒。王煜珩无奈,只得探进半身把潘玥明从车里一点点拖出再打横抱了起来。潘玥明个子不高,重量不小,车后座固然宽敞,塞进两个大男人做出这些个动作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挤挤挨挨,实在局促得很。好在王煜珩腰腹力量出色,总算是成功了。

     啧,一身的酒味儿。

 

    “我说,这酒味实在太重了,你不会就打算这样睡一晚吧?会感冒的。”

    没有反应。

    王煜珩看着潘玥明被酒水淋得湿透的衣服,忍住又一次想要扶额的冲动,决定做一回好人。

    “潘玥明儿,你可太有福气了。”

    王煜珩进浴室放好热水,末了还伸手试了试水温。我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在做梦,他无力地再一次给自己今夜不走寻常路的行为下了定义。

    床上的醉猫倒是一直很安静,直到王煜珩打算给他把衣服换掉为止。“都喝醉了还这么大力气……”王煜珩费力地摁住潘玥明胡乱挥舞的手脚,扒下他的衣服把人扛到浴室往浴缸里一扔,顺手再把已经在浴缸里吐起了泡泡的潘玥明往上提了提免得淹死。

潘玥明醉得厉害,迷糊抬头的时候碰开了花洒,迎头浇下的热水让他有了些微清醒,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眼神还有些涣散,柔软的发丝被水打湿紧贴在脸侧,本就纯良无辜的面容此刻更显出几分稚气迷惘。他转头看向王煜珩,目光艰难地聚焦,呢喃一句“王煜珩”,然后开心地抬起手臂搂住他的脖子,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来。

王煜珩不知怎的有些挪不开眼,良久,仿佛受到蛊惑一般俯身吻上他的唇。

    看吧,真是疯得厉害了,这可不像是王煜珩会做的事。

    不过很快他就没法分心再想这些。潘玥明的唇并不算柔软,与他曾经吻过的人都不一样。不算削薄的唇瓣吮起来仿佛一块融化在唇齿间的黄油起司,亲吻起来的感觉是无与伦比的美妙。潘玥明嘴里带着淡淡的酒香,更多的却是清甜馥郁的味道,亲吻太过急切,他有些喘不过气,鼻间偶尔发出的闷哼听上去异常性感。

    王煜珩几乎用尽了这辈子的理智才迫使自己从这个吻中挣脱出来,他的呼吸也有些紊乱,努力正视着潘玥明迷茫的双眼,刻意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落在对方微微张开喘气的唇上:“潘玥明,你知道我是谁么?”

    对方似乎不太适应这样近的距离,眯着眼睛打量了他好一会儿。

    一片静寂中王煜珩听到自己清晰的心跳声,这种就像等待死刑判决书一样的感觉可真是不好。他不自觉地屏住呼吸,清楚地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每一秒钟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十几个世纪那么久之后,潘玥明眨了眨眼睛凑近了他。在王煜珩反应过来之前,笑嘻嘻地一口啃上了他的下巴。醉鬼的眼神显然有点对焦不准,在他的下巴上一阵啃咬之后吮了一口,然后伸舌舔了舔。声音有点含混但难得的能逐字听清:“王煜珩……”

    剩下的音节消失在交接的唇舌间。

浴缸里的水因为第二个人的进入迫不及待地从边缘奔逃而出,浴室灯光透过氤氲的水汽照射过来显得格外暧昧。

“喜欢我吗?”

“唔嗯……喜欢……”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也美妙异常,虽然始终伴随着挥之不去的淡淡荒谬感。

 

 

    王煜珩在一片黑暗中醒来,挣扎了一会儿,伸手打开了床头灯。

    床的另一侧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见鬼的潘玥明。他揉着额角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亮屏幕之后上面清楚显示着“2018年6月20日,02:30”。还好还好,潘玥明的新戏尚未杀青,只是做梦而已。

    “荒谬可笑又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似的梦!”王煜珩艰难地扯着嘴角笑了笑。

    下一刻,勉强做出的笑容在意识到下身久违的冰冷黏腻感之时,僵在了唇角。

居然因为梦到和一个男人做爱而像一个青春期的小子一样地…………

王煜珩扶额,终于真真切切地叹息出声。

    

    他在纠结中度过了接下来的两天。

因为那个难以启齿的梦,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对潘玥明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思。为此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两天,把和潘玥明相识以来的历程全部回顾了一遍,顺便还看了早已耳熟能详的能找到的关于潘玥明的相关资讯。  

然后悲哀地发现自己似乎是栽在了那个人的手上。

说好的“不过你的剧我也没看过”呢……王煜珩看着自己先前就分门别类整理好的影视剧集陷入沉思。

 

两天后,来自潘玥明的邀请如约而至。

不过居然不是撸串,而是某家有名的私房菜馆。

看来是没有啤酒了。   

“果然只是单纯的做梦,并不是什么预兆。”王煜珩有些郁闷地想着。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失落。

 

结果他和潘玥明站在紧闭的餐厅大门前面面相觑。

潘玥明有点窘迫,不好意思地开口:“要不我们去撸串吧,夏天晚上还是撸串比较爽。”

    王煜珩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真疼。

    烧烤啤酒吃饱喝足,王煜珩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他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尽量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我说,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END

 

    

===========================


群宣:286849618,欢迎小可爱来玩。

进群可以围观各位有才的老师们以及我日常扔脑洞挖坑不填

评论(3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