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頭書

糖还是刀,看心情。
所有ooc与bug归于我,勿上升真人。

【楼蔺楼】无题 片段一

太久没写文,手生了……中长篇设定,然而没什么时间写,码个片段煞煞瘾😂    
水表已拆,不收快递😂

=========正文分割线=========

    蔺晨下来的时候,明楼已经在客厅看了好一会儿书。
    午后阳光正好,一小片阳光从落地窗前的薄纱中漏进,恰恰落在肩头。明楼翻书的频率越来越慢,最后索性合上书页,整个人都靠在了沙发上,微眯着眼,神色慵懒如猫。
    刚放松没多久,眼前突然晃过一片水蓝色衣袖,手里的书也随即被抽走。
    蔺晨在沙发另一端坐下,拍了拍腿。明大教授从善如流,麻利地躺倒枕在了对方的腿上。期间还伸了伸懒腰,悄悄打了个小哈欠,越发像一只慵懒的大型猫科动物。蔺晨替他摘掉金丝边眼镜放在一边,看着他难得的放松状态一时起了玩心,伸出手揉了揉那从来都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果不其然,被一把拍开了。
    被拍开的手若无其事地收回,转而挪到对方太阳穴附近,力道轻柔地按摩起来。另一只手执着方才取走的书,低沉柔和的朗读声缓缓响起。
    一首诗读毕,该有的点评却未如约而至。蔺晨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明楼呼吸轻缓,竟是睡得熟了。
    书被轻轻地放到一边,按摩太阳穴的手指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蔺晨看着明楼的眼神细致而温柔,良久,却缓缓地闭上了眼。阖起的浓密眼睫像两扇紧闭的门扉,将他所有的思绪都关在了那双眼中。
    光线太好,明楼鬓角处漏出的几抹银白,刺痛了他的眼睛。
    早年他在巴黎初见年轻的明楼,对方少年老成远比同龄人来得沉稳,却架不住一张脸轮廓锐利鲜明,安静立于人群中也自有一种引人注目的英俊。
    再到他最辛苦的那些年,苦心孤诣步步为营,面上是来得越发圆滑,毒牙都隐在阴影里,只待必要时亮出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如今经历了岁月洗练,安安定定地做个学者,周身气质温和内敛,足以令人产生安心和亲近依靠感。
    但终究是不年轻了……
    这些年他能护明楼周全,免他灾厄苦痛,免他辗转流离,却始终无法从时间手里抢人,只能看着他一点一点老去。
    世人生命短暂脆弱,明楼随时都会死,而蔺晨永远不会死。
    造化弄人,大抵如此。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