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頭書

糖还是刀,看心情。
所有ooc与bug归于我,勿上升真人。

【双关】徒弟(小甜饼,一发完)

背景设定:213案真相大白之后,关宏峰留任长丰支队特聘顾问(有工资),关宏宇继续开公司。

 

 

“哎哟师父我这不赶着过来了吗,什么事儿啊这么着急。”汪苗拿着步话机急匆匆往办公楼外面走,迎面被人撞了个满怀,差点给带到地上去。他抬头正要埋怨,就见着他那刚才还在步话机里夺命连环催的爆脾气师父。再伸长脖子往后面一张望,就看见上午出外勤的关队被人扶着回来了,左边衣袖上划了条不短的口子,血从里头洇出来。得,他可算是知道自家师父这么着急上火的原因了。

周巡跟阵旋风似的刮进办公楼,人未至声先至:“人都哪儿去了!快过来扶着点儿,扶我办公室去。”转头又一眼瞪过来:“小汪!去叫高亚楠拿药箱过来。愣着干嘛啊,快去啊!”

“得嘞!”

关宏峰眼睛半闭着,轻声叫停:“我没事,你别咋咋呼呼的。”

“我的错啊老关,让你受这么大一罪。”

“没事。对了,先别跟宏宇说。”

“……行吧。”

 

结果关宏宇到底还是知道了。

本来下午正开着会,一得到线报,会也不开了,摊子甩给秘书,开了辆车心急火燎就往警局赶。一向笑笑嘻嘻的脸上毫无表情,气场肃杀,倒是更像他哥几分。一路低气压碾压过处,现场效果如摩西分海。长丰支队小猫三两只噤若寒蝉,下意识想叫“关队”,反应过来不对,又闭了嘴。

畅通无阻杀到队长办公室门口,临进门反而露了怯。关宏宇站在门前,敛了一下表情,轻轻拧开门把手悄没声地走了进去。

关宏峰坐在椅子上,单手拿了本案卷翻看。午后阳光正好,一小片阳光从窗口漏进,恰恰落在肩头。他左臂的伤口已经处理过,刚包扎上的纱布雪白崭新。

没再出血了,还好。

他哥抬头看他,眼神里带着点无奈。

关宏宇松了口气,几步走过去,探身把哥哥手里的案卷抽走放在一边,动作很急,却又小心翼翼,像对待易碎的珍宝。抽案卷的时候他俯下身,把人整个揽在自己怀里和椅子之间。

光线被隔绝于外,但又有再熟悉不过的温暖感传来,关宏峰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

察觉到对方的动作,关宏宇索性蹲了下来,抱着哥哥的膝盖,把头埋上去蹭了蹭。

关宏峰被他弟的小动作一通闹腾,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他伸手揉了揉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多大人了,还撒娇。”

“哥,幸好你没事。”

关宏宇没抬头,声音埋在布料里有点闷闷的,嘟嘟囔囔地发牢骚:“亲哥哎,你能不能有点战五渣的自觉,堵人这事你都往上凑,还能不能好了。”

“……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周巡这个棒槌,还吹自己能打,结果这都护不住,还让你伤着。回头我非得找他算账,打不死丫的。”

“你就别给我添乱了吧。”

“小周也是,说了要她好好照顾你,一点都不周到。”

关宏峰轻笑一声:“那你说谁周到啊?”

关宏宇不答,自顾自说下去:“哥,我发现你这几个徒弟都算还能打的啊,就是脑子不太好使,你收徒弟只看武力值的吗?”

“差不多得了啊你。”

他弟猛地抬头,眼睛亮闪闪:“哥,既然这样,收了你表弟我呗,你表弟我有勇有谋,比他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给你当个徒弟,陪你出现场打打下手,还能顺便保护保护亲哥,也省得我这天天提心吊胆的,成不?”

关宏峰没说话,半响往他弟脑袋拍了一下:“胡闹……好好开你的公司,别给我在这边添乱。”

关宏宇盯着他哥目不转睛,自然也就没错过自家哥哥轻声说的那句:“徒弟可以有好几个,表弟可就这么一个。”

表弟抱着亲哥的腰,心满意足地蹭蹭:“哼,说得好像我有几个亲哥一样。”

 

 

 

END

 

关老师几个徒弟的共同特征:能打,身手比脑子快,脾气硬,倔,本性善良,有信念感,护关。

关于你哥收徒弟的标准……小关老师,你怎么看?有没有觉得很像谁?😂

评论(20)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