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頭書

糖还是刀,看心情。
所有ooc与bug归于我,勿上升真人。

【水粤】Night-前篇:雷雨夜(一发完)

水哥和小明同岁+高中同学设定。

关键词:Night.

======================================

 

潘玥明是被热醒的。

简单吃过晚饭之后他觉得困倦,就躺下睡了一会儿。醒转时未及深夜,天空却是泼墨一般的黑,闪电在乌云背后翻滚,偶尔透出几丝银光。

酝酿了一天的雷雨迟迟不落下,空气里都带着暴风雨来临前的潮湿温度。风早就停了,出租屋内闷热逼仄,饱含浓厚水汽的空气粘稠得简直要化为实质,捂得人喘不过气来。

出了满背的汗也干不了,衣物贴在身上只觉一身粘腻,惹得整个人都烦躁起来。他抓起水杯喝水,绝望地发现连杯子里的水都带着热度。一道热流从喉间一路杀到胃里,烫得他背上又涌出一层薄汗。

这样的时刻根本不适合怀念,他却不合时宜地想起王煜珩来。

说来也怪,他对这个人的回忆总是从味道开始的。

王煜珩喜欢和动植物打交道,身上从来都带着肥皂香和淡淡的青草味道,靠近他就仿佛走入了自然界的草木生发。

还有橙子的味道。

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王煜珩带他去家里玩。客厅茶几上摆着买来的新橙,王煜珩让他随便坐,自己去厨房拿刀剖橙子。潘玥明安静地坐下,悄悄地打量起周围的一切。

临窗那张桌子显然被王煜珩用作练字画画的去处,摆着笔墨纸砚和画笔。已经完成的作品大概是摆放不下,放在客厅茶几上等字迹晾干。是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字写得遒劲潇洒,带着几分大天才本人的狂放不羁:“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

潘玥明有些怔愣,王煜珩恰在此时端了切好的橙子过来。在香甜清香的水果味里,有些事情就这么被轻轻揭过。

他突然就很想给王煜珩打个电话,等站到桌旁,听筒握在手里,又忽然犹豫起来。

出租屋采光不好,通风也差,再怎么打扫也有种挥之不去的尘土味道。在这样的环境里,他却总是梦到北京六月的玉兰花开。

毕业季学校的花草开得正好,王煜珩拽着他跑前跑后,拍了非常多的照片,足足用掉好几盒胶卷。

广玉兰树下,王煜珩又恶趣味地揉他头发,揉成一团糟,再替他整理。动作却放得很轻,生怕扯疼他,像对待易碎的珍宝。潘玥明垂了眼,假装没有察觉对方落在他发间的轻吻。

那时他们就已经走上不同的路,他不敢回应。

前途未卜,落荒而逃。

 

电话终究还是被搁下。动作和神情都是沉重的,像是埋葬,又像是悼念。眉眼间光彩尽失,像一尊没有灵魂的石膏像。

这尊肃穆的石像在下一个瞬间被打破,显露出底下的罅隙。

电话铃声几乎在话筒放下的同一时间炸响,撕开了室内粘稠滞着的空气。潘玥明深呼吸一口气,拿起了听筒。

 

是高中时候的班长。热情,外向,永远活力满满。

女生爽朗的声音响起:“玥明,可算打通你的电话了,晚上打了好几次一直占线。”

“我的错我的错,早知道就早点接了。”

“唔……说正事,七月底同学聚会你来不来?”

“我可能没空……”

“来嘛来嘛。哎对了,可以带家属来。”

“家属?”

“嗯嗯。对了,连王大神都说会带女朋友来,我们都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降服这尊大佛了。”

潘玥明愣了一秒,后知后觉地感觉心口传来一丝钝痛。先前灌下的热水在胃里结成了冰,坠得肠胃生疼。

年少时候不知不觉埋下的种子,没有萌芽,也来不及生长,在被意识到存在之前一直静默地存在于某个角落。时隔多年,幼小的种子终于颤微微地冒出了细嫩的芽。如埋藏地下经年之久的古莲子,历经沧海桑田,外壳坚硬,内里的胚却仍旧保持着活性,在长久的睡眠之后终于渐渐苏醒。

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种子呢?

也许是花,也许是草,假以时日,或许可以长成参天大树也说不定。

但是已经没有意义了。

自柔软心房上长出来的幼芽被生生折断,它表层之下最初的营养来源已经耗尽,新生幼细的根已经无力承担起再一次萌发的重任。

啧,有点疼啊。

对方之后还很是兴奋的说了些什么,已经没法在意了。

“总觉得好遗憾啊,都好几年没见了。什么时候也回来大家一起见见面也好嘛。”

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礼貌地表达了不能尽早回去的遗憾并表示下次再有同学聚会的话一定尽早赶到。

“啊我妈有事叫我,我先过去一趟,下次聊咯。”

“嗯,下次聊。”

“——马上来!”

一番基本只是倾听,并在适当时候做出回应的对话过后互相道别,他握住话筒等待对方先挂断电话。

听筒搁下的“咔哒”一声在耳边无限延长,恍惚间令人想起多年之前水果刀剖开新橙磕在桌面时候的轻微声响。那年夏日的香橙味道隔得久远,便由原本的香甜发酵成微微的酸涩。

他闭了闭眼,唇角上挑,勾勒出一个淡到看不见的笑:“祝你幸福,煜珩。”

天边一声闷雷响起,酝酿了一晚上的雨,终于落下。

 

 

 

END

还有后篇,不急(。

评论(21)

热度(37)